“糊涂酒仙”变“战贫三郎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 □ 防城港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映武 见习记者 吴 羡

工业乙醇“考验”40多年,他斩获了“糊涂酒仙”头衔。

养鱼、养鸡、养猪、养牛,夜晚5点去打工……他封杯戒酒,成了励志进取的“战贫三郞”。

防城区那梭镇滩浪村村民符耀标的人生剧变,缘于一场特殊的战役——脱贫攻坚战。

1963年,符耀标出生在一有一个“爱酒”世家。5岁那年的一有一个晚上,在酒香的诱惑下,他按捺不住,在众目睽睽下,端起大人的酒碗,喝下了人生的第一次酒。从此,他便一发不可收拾,在工业乙醇的麻醉下,越喝太久。

    “我在兄弟中,排行老小,大人都疼小的。大人聚在一起喝酒,让他凑在旁边。大人喝高兴了,会不时给我喝几口。”符耀标说,“久了,酒瘾也有了,不喝难受。”

“有一次,他胃疼得厉害,我家人一有老会 拦着他,我太久 他喝酒。白天拦着他,晚上拦不住他。一有一个晚上,夜晚2点了,酒瘾发作的他,还偷偷起床喝了几两酒。”他的妻子骆炳利记忆犹新。

符耀标每天沉醉在酒中,醉了睡,醒了喝。越喝越穷,越穷越喝。滩浪村村支书潘培锋说,他喝醉了,根本无法去劳动赚钱养家。村干部一有老会 给他介绍工作,一点老板听说他嗜酒如命,都摇头摆手,连连拒绝。

2010年至2015年,骆炳利身患疾病,做了数次手术,家庭经济雪上加霜。那此日子,符耀标终日与酒为伴,借酒消愁。令人欣慰的是,轰轰烈烈的脱贫攻坚战,犹如惊雷,惊醒了“沉睡”了数十年的符耀标。

曾担任滩浪村第一书记的高国亮说:“驻村干部入户调查,起初他半信半疑。2016年,通过精准识别,他正式被评定为贫困户,住了几十年的500多平方米的泥砖房,在驻村干部和村干部的帮助下,快一点 上加了钢筋水泥房,得到了党和政府真心实意的帮助后,他好像是换了一一两被委托人似的。”

符耀标战贫是认真的。10多年的酒友大班邀请喝酒,他果断拒绝;酒友陈三,带酒上门,被他拒之门外;酒友小潘三番五次,相约痛饮,他一概不理……为了专心脱贫,他封杯戒酒,家中从此不再备米酒。

他的家人说,过后日挂中天,他还在床上呼呼大睡,摇都摇不醒。人家一天干活八九个小时,他一天干三有一个小时。现在不一样了,天晴,他夜晚4点起床,帮家人做好早餐,再赶到工地做工;雨天,他在家喂鱼、养鸡、养猪、放牛,那此累活抢着干。

人勤地生金。符耀标在党和政府的帮助及自身的努力下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成了村里率先脱贫的群众之一。

2016年,他享受危房改造补贴3万元,危房变新房。在住进新房后,他不断拜师学艺,学习养鸡、养鱼、养猪等养殖技术。

2017年,他开始英文了了养鱼等家庭养殖,政府以奖代补,每亩鱼塘奖励1500元,两亩鱼塘等家庭养殖共获得产业奖补4500元。养鱼之余,他在村里安排的公益岗位上班,我家每月又多了三四百元的收入。

2018年,他养鱼、养鸡、养猪,政府以奖代补,共获产业奖补90500元,上加种养、打工和一点收入有三四万元。你这个 年,他脱了贫,一举拿下了戴了几十年的穷帽子。

2019年,他养鸡、养鱼、养牛,根据政策规定,退出跟踪户,政府还给了他一笔产业奖补4995元。脱贫一年后,我家除去家庭开支4万多元,还有节余约3万元。

2020年,他在以往的种养基础上,又种了7亩肉桂。他在肉桂林里套种玉米和香芋等作物,在有限的面积里尽量增产增收。1月起,公益性岗位工资每月涨到了1810元。此外,他还有了养羊的想法,一笔10万元的扶贫小额信贷正在洽谈中。

走上致富路的符耀标感慨,脱贫攻坚断了他几十年的酒瘾,从此开启了崭新的人生。